中共失控的疫情下,一家武汉人经历的悲惨遭遇

因为新冠状病毒肆虐家乡武汉, 现年25 岁的刘梦娣在过去的几周内一直都有写日记。

“今天是武汉封城的第六天(这个城市在过去的三个星期一直处在隔离状态中),我以为我的家人因为不允许外出所以应该会很安全,”, 在意大利完成最后一年学业的刘梦娣在一月二十九号在日记中写道,”我从来都没想到过我的家人会经历这场灾难”。

刘梦娣的父亲刘道宇在五天之前出现了喉咙疼痛和咳嗽的症状,他被检测出感染了病毒。而刘梦娣的祖父雷如霆却表现出更严重的症状:高烧不退和呼吸困难。

刘梦娣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家的每一个人都非常担心”。尽管如此,当时她还是持乐观态度,”我们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谢谢一线的医护人员,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每一个人”。

三天后,乐观的情绪不再。她写道”2020年二月二日,北京时间下午三点零八分, 我的祖父因为”未知肺炎”去世了 。他上个月刚满九十大寿而且一直都非常健康”,悲痛的刘梦娣写道,”和悲伤比起来, 我更感到迷茫和愤怒”。

武汉,作为湖北的省会城市,从2019年12月的病毒大爆发并受到了最严重的影响。

刘梦娣的家人便是其中之一。他们不仅因为病毒的蔓延失去了亲人,而且与此同时,为了亲人能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他们遭受了重重困难。在她的祖父去世的前几天,这位老人家整夜高烧不退,甚至从床上跌落。当家人叫救护车时却被告知,哪怕是送去了医院也只是浪费时间。

“如果他真的是感染了病毒,那么哪怕送他到医院也是无能为力,医院里没人能照顾他,只会让情况更加恶化” ,刘梦娣写道,按照指示,她的家人联系了当地居委会。按照政府的规定,当地居委会应该负责安排检测,隔离和运送到医院的工作。 然而他们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帮助。在无可奈何之下,刘梦娣只能将他们家发生的事发到了微博上,请求人们的帮助,并且联系了当地的一家媒体。而该媒体却举报了她的账户。

最终,医护人员来到家中,采集了她祖父的血样,并建议他去定点医院进行全面的诊断检测,但是检测试剂盒却是一直断货的。但她的家人却被”建议”停止拨打在线求助电话,并且只可以在网络上发布“正面”信息。

他们在一位记者和一位朋友的帮助找到了一家有检测试剂盒的医院。在看到医院的照片和录像后,刘梦娣松了一口气。但是第二天,她的祖父在诊断结果报告出来之前就去世了。在短暂的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他的尸体立即被送去火化。一家人甚至被告知不允许去火葬场领取骨灰。

“祖父真的很坚强。我们知道他一定很痛苦,但他仍然坚持并假装自己很好。”刘梦娣说。 “在拿到诊断报告之前,他再也无法坚持下去,最终闭上了眼睛。”

然而悲伤还没有过去,现在刘梦娣的家人正在为挽救她的父亲而奔波-现在越来越普遍的情况是,拥挤的医院无法接收更多的患者,他们被告知只能回家进行自我隔离,从而造成了其他家庭成员被感染的情况。

目前为止仍然不确定刘梦娣的两位家人是如何感染该病毒的。但是就在武汉被封城之前,刘梦娣的父亲和祖父都拜访了朋友和邻居,后来发现他们都是被感染者。

刘梦娣的家人设法通过家人的朋友在一家医院找到床位,她的父亲自1月29日起就开始在医院进行诊断。为了得到诊断结果,他不得不在持续高烧的情况下步行18公里去医院。为了确定他的安全,刘梦娣一直和他保持通话,直到手机电池没电。

医生说她的父亲是病房里最开朗的人。刘梦娣的父亲告诉家人,最多三周他就会好起来。她的父亲非常爱好运动,不喝酒也不抽烟,每周打三场羽毛球。他每天总是步行锻炼10,000步。

刘梦娣说:“他今年54岁,但每个人都说他看起来像40多岁。”当他刚刚入院时,父亲的胃口仍然很好,甚至问医院工作人员是否可以给他两个午餐盒。

但是他的病情急剧恶化。 2月10日是他的生日,刘梦娣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一起制作了一个短视频,大家一起祝福父亲早日康复。但是也就是同一天,医院要求她的母亲签署了病危通知书。

后来,刘梦娣的母亲告诉她,她父亲的肺部停止了工作。她的父亲现在在重症监护室,用一台呼吸机保持他的呼吸。

就像其他的许多人一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至爱的亲人病倒,他们内心的想法开始发生变化。特别是对于被告知不能在网上发布真实的信息,刘梦娣特别生气。 “我甚至不能寻求帮助?”她在日记中写道。

在本月初,她的微信帐户已被关闭,她怀疑是因为她在微信上发布了有关该病毒的信息。她父亲的电话她猜测已被拿走,她无法再给他打电话。

“这次的病毒爆发改变了我的家人对我们在国内听到的消息的看法。过去,我的家人总是100%相信国内报道。甚至当我告诉他们海外报道时,他们也永远不会相信我。”在意大利生活了六年的刘说。 “在事情发生后,他们说将来会相信我。”

尽管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了严厉的检疫措施,但疫情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这次的疫情激发了公众对共产党执政无能的愤怒,已经到达了相当危险的程度。居民对地方政府对这种病毒蔓延的反应迟钝感到愤怒,这种不作为使病毒传播了数周之久,以至于让武汉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党的领导人已承诺一定会赢得抗击该病毒的“人民战争”,并于上周替换了湖北省的数名高级官员。

“对于该政权来说,这是切尔诺贝利事件。(抗疫)运动结束后,一切都会依旧如故。”圣地亚哥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中国政治学专家Victor Shih说。 “但是,在他们心中,许多人失去了对该党执政中国能力的信心。如果真是这样,随着人民对各级官员的抵制,政府法令的效力将随着时间而下降。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匿名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2月 1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