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1%的极富阶层要遭报应了吗?

https://spark.adobe.com/page/ivuTM0x5CR4xw/

来源:ZeroHedge转载DollarCollapse.com,February 15, 2020

作者:John Rubino

新闻翻译:城堡

前言

哪怕是对灭共不感兴趣,批判美国政治体系的人,都大可仔细阅读本文正文。因为必将到来的历史大潮,定是波涛汹涌,死伤不计其数。我们并不是为要「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而存在,反而恰恰是为了保护并拯救这个世界,为世界上最草根的杨改兰们,
在进行爆料革命。寥寥数笔,谨致敬郭先生之大爱。

编者按 :发生在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一个普通人博客的页面,迅速火遍了美国大江南北,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口号:「我们是那99%」。而时至今日,其造成的影响不仅远未消除,更大有愈演愈烈之势,走上国际舞台的趋势。但平民主义,或译作民粹主义、人民主义、大众主义,就如同其翻译从未被正式确定,其「平民直接参与政治」的政治理念,从未被真正付诸实践。

图片: Paul Stein / CC BY-SA

纵观历史,新的思想、新的技术、新的变革总是发生在政治体制先进的地方,工业革命发生在限制君主权力的英国,银行业在保护私人财产的荷兰才能生根发芽,允许公民个人持有武器的美国军事技术最为先进,并不都只是单纯的偶然。而中共一方面大肆鼓吹「N个现代化」,「20XX规划」,另一方面却永远捧着苏联失败政治体制的臭脚,继续以「N个意识,N个自信」的方式洗脑百姓,恐怕永远都无法真的做到在任何一个领域上的先进。

共产党有一套谬论:那就是老百姓没有责任意识,所以不能给他们控制资产,而要只给他们满足基础的生活需求,再配上一些精神毒品,如马列毛思想;极左的民族主义;狭隘的排外情绪;或「奶头乐文化」,再辅以「驭民五术」,使其成为没有思想的,社会主义国家机器的一颗螺丝钉。

(「奶头乐文化」指《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娱乐至死》一书中所阐释的麻痹民众,进而剥夺其权力意识的文化)(驭民五术:《商君书》: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五者若不灵,杀之。)

谬之大矣!正如共产党为安抚民营资本家情绪引用的「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一样,这是人性使然,反之则会成为「光脚不怕穿鞋」的无产阶级流氓!这就是所有共产党的谎言中最无耻的一点,即颠倒因果,搞乱逻辑。历史上哪个国家是先富裕再民主的?从来都是先民主才富裕!共产党却说我们不民主是因为经济基础不够。世界上哪里是先有房才有砖的?从来都是用砖头盖房!共产党却说是没有国哪有家。

共产党如此大费周章地罗织谎言,维持其体制,目的是什么?那就是这个体制根本的「国家社会主义」与「权贵资本主义」,首先以公有的名义,掠夺你的私有财产!再以公有的幌子,维持盗国贼家族的权力!哪管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目的就是全面把人分成一小撮永恒贵族,和一大批万世不得翻身的奴仆,最终达成共产主义原教旨那字里行间不可告人的目的,创造「分离文明」:统治者永远高高在上,民众永远不敢反抗,两者永远平行而不交汇的,痴心帝王们的终极梦想!

而我们,正因为坚信人人生而平等,所以我们为之奋斗的新中国,既不是一红色基因一票,也不是一人民币一票,而一定是一人一票,!

那1%的阶层要遭报应了吗?

要了解下一个十年,对于全球超级富有阶层有多么严峻,我们先讨论3个前提:

  1. 资本主义民主制度—— 定义为自由人管理他们的私有财产,并周期性选举新的领导人—— 是唯一符合人类自然本性,因此可持续的社会体系。
  2. 资本主义会不可避免地产生不平等,因少数参与者—— 由于其能量,创造力,及(经常是)运气—— 表现超然,同时绝大多数人表现尚可,少数人则表现糟糕。
  3. 由于大赢家—— 现在一般称为1%阶层—— 远超压倒了社会中其他所有人,因此这些人必须说服其余99%的人,以继续维持他们自己欣喜若狂的地位。如果这些巨富们做不到这一点,其他所有人就会投票没收这些最显而易见的财富。

如果您接受这样的主张,那么顺理成章地,开明精英们将全力维持一种向上的社会阶层流动性 ,这样处于经济阶梯里偏下层的人们就会想,只要努力工作并遵守规则,他们就可以在一段合理的时间内,把自己的家庭提升一个更高的阶层。他们就会专注于改变自己的前景,而对少数几个亿万富翁像王子和国王那样生活并不在意。

但现如今情况却并非如此 。当前这一代公司和政治赢家已经公然地,成系统地剥削了几乎所有其他人。以亚马逊为例,为其地狱般的仓储系统雇佣老年移民,配备旅行房车长时间工作,艰辛的工作却只能换来勉强维持生计的薪金。苹果在中国血汗工厂生产高利润手机,而在那里的自杀是最大的职业健康危害。

译者注 :2010年富士康连续发生14起跳楼自杀事件,还不算被被发现并阻止的几十起。富士康长期以来员工毫无人权,工会形同虚设,宿舍犹如监狱,违反劳动法长期加班且劳动合同霸王条款,极限压榨劳动力的现象层出不穷,一直未有改善)

制造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们关闭了自己在美国的工厂,并将就业机会运往海外,然后因为由此致使的利润率略微上升,给自己开出巨额的年终奖金。银行劫持了政治程序,以放松对其自身的监管,并操控通过法律,让借款人成为债权人的终生奴隶。政客在任时进入公众视野的银行账户上的数字可怜巴巴,退休后却都成了千万富翁。几乎整个政治/企业阶层都或多或少地偏爱开放边界,只为确保他们的保姆和园丁用工成本低廉,而导致整个美国的工资水平却停滞不前。

美国自1917年以来的财富分配占比

他们公开地进行所有这些操作,似乎对自己的道德标准信心满满,不必对其掠夺行为有任何隐藏。

而现在,随着债务的堆积和怨气的加剧,这种「分离文明」的典型反应是在新西兰圈地,以在那里躲过金融世界的终结。

译者注 :2018年开始有报道称,以硅谷的亿万富翁份为代表的美国超级富豪们,大量在新西兰购买别墅、农庄和土地。而根据纽约客等相关报道,过半的超级富豪,大型科技公司创始人高管们,为世界末日而准备了罐头食品、水、甚至装甲车辆和防核碉堡)

平民主义将成为新常态

为什么在任何投票中都有大多数支持以上观点?好吧,如果还有任何别的选项,就不会这样。而现在的政治体系正在产生各种各样的,不论是左翼还是右翼的平民主义。几乎在所有主要国家中,都有运动、政党或个别政客指出,这个制度是被富人操纵来牟利的,并承诺要夺回被偷走的东西。他们都进展顺利。唐纳德·川普,英国脱欧运动,法国的黄背心抗议运动和伯尼·桑德斯就是这一进程付诸行动的例证,但他们都是刚刚开始。未来十年,每个主要国家都会有自己的川普或桑德斯,这意味着全球化将被肢解,边际税率(收入越高税率越高)将飙升,财富将被征收,对人员和/或资本的自由流动的边境将被关闭。简而言之,这将会是对贵族政治的大反攻。

想象一下,假设,伯尼·桑德斯总统会对超级巨富们大规模移民到海外的世界末日碉堡的反应:「哦,你要走了吗?好吧,再见。但你们的公馆,银行帐户和股票投资组合将留在这里,用于资助医疗保健账户。我们还在与新西兰探讨碉堡税。一路顺风。」

毫无疑问,这将导致建立在「阿特拉斯耸耸肩」之上的资本主义所创造出来的财富的内爆。也就是说,1%这部分人将祸不单行,首先政府会将他们的财富切走一大块,而无论剩下多少,都会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全部蒸发。

译者注 :阿特拉斯耸耸肩Atlas Shrugged是美国科幻小说,其描述的阿特拉斯世界中的美国,由于政府监管和税负愈发沉重,导致的社会问题使国家逐渐崩溃)

综上所述,未来十年对除了金甲虫外的几乎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利的。但这是本应看到,并能够阻止这一切的那群人的错

译者注 :金甲虫,也称黄金信徒,认为只有黄金才是货币的人。本文保留英文中作者本意,但不给出任何投资建议。)

后记 :危中有机,才叫危机。与其为当前世界的银行体系/金融体系/货币体系担忧,不如思考一下没有寡头利益集团的世界,我们能做什么?我们也许真的有机会,完成几千年来从未做到的,建立一个法治精神与平民主义相结合的社会,走出一条正道来。

新闻链接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