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消失的【零号】病人再现!人造泄露传闻再起!

作者:灭共日记

中国科技部近日推出了【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各部门也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确保生物安全!这句话我们是否可以反着读,来理解一下,就是你们已经发现了实验室病毒泄露造成重大事件了,才会出台这个政策!转移老百姓的视线,让老百姓觉得病毒是从华南海鲜市场传出的,遗忘掉病毒泄露的真正原因,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这个关键点,出台这样一个病毒管理指导意见了!

而在2月15日,一则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号病人”的消息在网络流传。晚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出面辟谣说,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石正丽更是说:“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陈全姣也表示,“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就这么一句话,就把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就给否定了!

随后武汉病毒研究所16日在其官方发表声明:称上述传闻为不实信息,黄燕玲同学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病毒所就这么简单一句话就盖棺定论了吗?从武汉疫情开始到现在零号病人一直都是空白的状态,而今天的社交媒体上,全网都在找这个零号病人!你们就简单的一句话就想逃过大家的追问吗?现在是网络时代,想要查到一个的信息是很容易的,在武汉病毒研究所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中就有黄燕玲的名字,武汉诊断微生物学科组也显示黄燕玲是该科室成员,其他科室成员都有照片,只有黄燕玲没有,而且1998年开始石正丽就在武汉病毒所工作了,整个病毒所也就100多人,她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个人?

最主要是石正丽那一系列的操作都太骚了,她已经完全没什么公信力了这是肯定的,一个双黄连事件,国外把我们中国都笑死了。现在质疑黄燕玲的事情,你居然回答记者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人。先不说黄燕玲到底怎么样了。好比有人说一个学院的学生死了,然后记者去问院长,院长就算自己不知道,肯定会先去问辅导员,然后回答记者,不管是否定还是肯定还是撒谎,总之有一个答复。而你却直接说不知道。你让老百姓怎么想?我实在不愿意相信这个高级实验室的研究院是这样的素质和处事能力。这个事情也怨不得大家怀疑,漏洞太多。 我保证。。。我发誓。。。这像是做科研的人说的话吗?作为科研单位,动不动就发誓,拍胸脯是不能取信于民的,我们不是绝望的家庭主妇。

粉碎谣言最好的方式就是把真相呈现给大家,而不是用所谓的我保证,老百姓就是想知道零号病人是谁?黄燕玲是否还在病毒所读书或者工作?如果在,很容易,让她出来露个面承认一下,她没有失踪,她还活着,她没有被感染,只有她出现,才会不攻自破,如果不在,告知去向,起码我们要知道这个人是死是活,如果一直是别人在澄清,那这个人很可能已经不再人世了!做科研的人用事实说话,而不是用誓言说话!

从始至终,所谓的谣言的传播,就是官民之间在进行话语权的博弈,官方也一直在垄断话语权,对于零号病人这个事情,真的没有找到吗?武汉病毒研究所一直的遮遮掩掩,掩盖事情真相,难道不是为了掩盖黄燕玲可能是零号病人的最大可能性吗?事岀反常必有妖!所以说,不要着急,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是光腚的!

GNEWS之前文章:
全世界膜拜的中国速度!https://test.gnews.org/zh-hans/114614/
成了各地政府【政治作秀】https://test.gnews.org/zh-hans/113798/
前有大G女,后有奔驰男!https://test.gnews.org/zh-hans/115362/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nySun
1 年 之前

说过一句谎话,需要再说100句谎话来圆之前的谎话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