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404+404+404+404=2020”

中国的冠状病毒疫情爆发,测试了这个国家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的言论自由的边界;在一月份,网络言论出现了短暂的自由化窗口期,但随即受到当局的强力打压。

虽然中共国的言论审查更加严格,但由于中共当局在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时极力掩盖而引发的社会不信任,官员们呼吁这次疫情的相关信息需要更加公开透明。

在1月19号到2月1号这段时间内,人们正在过年,同时对新冠疫情的关注度空前高涨,而言论自由也异乎寻常的宽松。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关于疫情的言论;只要不批评中央政府的官员,网民们批评地方行政当局基本不受约束。

随着网警在上周关闭微信群,在社交媒体上大规模删帖,这种自由化倾向嘎然而止。当局也指责了相关科技公司,认为管控不力。

专注研究中国的社交媒体澳洲战略政策学院 的分析师 弗格斯-莱恩说:“我们已经看到,大约有三百多个记者被派到武汉及其周边地区,来报道疫情。 这些人更可能传播正能量,歌颂政府的救灾努力,而不会进行深入的调查性或者批评性报道。” 

中国网络管理当局没有回应记者就此事进行的电话和传真查询。

中国的言论审查机器在上周李文亮医生事件中受到严峻的考验,李医生很早就传播疫情,却受到当局打压,后来又感染了冠状病毒,并因此去世,这件事激发了很多网民的愤怒,以及表达对李医生的哀悼。

网络媒体被允许报道李医生的去世,但不能渲染由此引发的愤怒情绪;而早些时候,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呼吁武汉市政府向李医生道歉的帖子后来也被删除了。

路透社见到了一个通知文件,告知一家中国媒体的编辑们不要“评论或揣测”李医生的死,“不要用主题标签,让这件事从热搜榜上逐渐降温,并防止出现有害信息。”

自由之家的中文媒体主管,沙拉 – 库克女士指出,在之前一些危机出现时,可以看到一些短暂的言论自由窗口期,比如2011年动车撞车事故,2008年四川大地震时期,这期间国内记者和社交媒体的言论相对大胆一些。她说,“与此同时,也有可能是因为官员们在突发危机中忙于应付,顾不过来。甚至有可能那些社交媒体公司的网络警察对于一些言论的内容表示同情,故意不删。”

短暂的媒体言论自由,开始于位于疫情中心的武汉当地官员 承认疫情比预期要严重很多,并且由于在一月初打压8位“疫情传谣者”而广受批评,其中一位就是李医生。

但在上周,中国网络言论管理当局宣布他们已经惩处了一些网站、手机应用以及社交媒体账户,因为他们发布了关于疫情的违法违规内容。当局表示他们希望在全国人民对抗疫情的努力中营造良好的网络氛围。

路透社见到网络言论管理当局的一则传阅通知,要求音频和视频平台加强管控关于武汉病毒的“有害信息和谣言”。

通知同时也要求紧跟官方媒体的步伐,例如新华网和人民日报,“而不要推送负面新闻,也不要进行关于病毒的非官方的直播。” 一些武汉当地媒体所发表的调查报道也遭到删除。

很多中国网民无奈之下只好用黑色幽默,图像,歌曲或者其他艺术形式在微信群里表达他们的愤怒。其中一个帖子讽刺了有很多“404 网页找不到” 信息,这帖子说到:“404+404+404+404+404=2020”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自由美国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inli
1 年 之前

希望将来的联邦政府不再有404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2月 1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