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信息管理的混乱 ——关于病毒是否会通过气溶胶传播感染人的问题

作者:WWL

一、中共信息管理的能力

不可否认,中共对信息管理的能力十分强大,但是这种信息管理能力的强大是建立在一个所谓的社会稳定上的,而这个社会稳定是威权政权用暴力机器、使用大量社会资源而建立的。一旦失去了所谓的社会的稳定,哪怕是短时间的,这个一度有序的信息管理就会出现混乱。这种情况在灾害突然发生时曾经多次出现,比如2008年汶川地震刚发生后的前三天,又比如2018年寿光洪灾发生后的前两天,用中共的话说,那时“谣言”漫天飞,而且散布“谣言”者也都没有被遭到被喝茶这样的处置。这个信息管理混乱的状态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中共的信息管理系统重新恢复正常,一些散布“谣言”者也都受到严厉处理,如汶川地震后处置的黄琦、谭作人等。

在这场武汉肺炎疫情发生时,情况却完全不一样。在疫情刚发生时,信息管理十分有条不紊。李文亮等八位医生在同学微信群中商讨新出现的萨斯病情,就遭到警察的训诫,遭到工作单位纪委的谈话。可见中共早就已经知道,这场瘟疫要到来。但是随着武汉肺炎疫情的持续发展,疫情并没有象原来预测的那样在一定的时间内是可以控制的,在二月初、或者元宵节发生拐点,然后象萨斯病毒一样突然消失。但是疫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中共的轨迹发展,因此中共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管理出现混乱。

二、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

武汉肺炎病毒是什么?武汉肺炎病毒从哪里来?从哪里来?武汉肺炎病毒到哪里去?这是世人最关心的问题。而在武汉肺炎病毒到哪里去这个问题中就包含了武汉肺炎病毒是通过什么传播的这样的次一级的问题。

根据澎湃新闻社的消息,2020年2月8日在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曾群说,目前可以确定的新冠肺炎传播途径主要为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

关于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说法,台湾的赖秀穗教授就是病毒通过空气传播。

自由媒体评论家全军认为,上海采取了与北京不同的信息政策,比较公开,比较透明,公开把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的信息告诉民众,因为过去都只是说病毒是通过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的。

马上,北京方面做出了回应。2020年2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针对新冠病毒可通过气溶胶传播的说法,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处研究员冯录召表示,气溶胶传播途径尚待进一步明确,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

但是在一天之后,2020年2月10日新华社网站发表记者彭茜撰写的题为《科普:病毒会通过气溶胶传播感染人吗》的报道。报道首先指出,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日前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对于病毒传播途径的描述,除“经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外,新补充了“气溶胶和消化道等传播途径尚待明确”。然后报道一转口气写道,此前已有多篇国际期刊论文研究了其他呼吸道病毒的气溶胶传播情况,肯定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最后记者用对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生物气溶胶实验室负责人要茂盛教授的采访,坐视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的观点。

新华社间接反驳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说法值得关注。

其实,关于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消息最早来自在患者粪便中发现武汉肺炎病毒的报道,时间应该是2020年2月1日之前,美国在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粪便中发现病毒。随后,在深圳的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粪便中也发现了病毒。利用抽水马桶冲走带病毒的粪便,就会产出飞溅,就像海浪拍打海案形成海浪,海水中的盐粒子进入空气,成为气溶胶。人们自然会想起比尔盖茨的一次演讲,其中提及2003年SARS的一个传染案例:一个SARS的病毒携带者腹泻后,冲马桶,SARS通过管道、风扇以及通风系统把SARS病毒带到了这栋公寓的其他层,最终导致300多人感染,还造成SARS病毒被吹到了附近其他建筑物。SARS病毒就是通过气溶胶传播的。所以有中国医生录制了一段视频,希望民众用塑料袋装冰块,封堵家中的下水管道口,防止病毒通过下水管道,形成气溶胶,而使病毒进入原来以为封闭的空间,然后放在网上流传。

2月8日上海政府告诉民众,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2月9日中央政府说,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否认上海的说法;2月10日新华社发表报道,通过专家和外国期刊论文又否认中央政府的说法,支持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的说法。

中共在应对武汉肺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出现了信息管理混乱的现象。这说明中共最高决策层出现意见分歧,中共决策层和上海决策层出现意见分歧。中共管理统治模式中最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统一的认识,只有认识统一了,才能有统一的行动。没有统一的认识,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信息管理必将更加混乱。如果疫情继续偏离中共的预测轨迹发展,必然导致信息管理的更加混乱,最后导致社会的变更。

三、气溶胶与雾霾

在武汉封城之前,中国从南到北雾霾十分严重。应该说,最近几年以来,中共政府采取了非常极端的措施,使得分散烧煤取暖、烧饭烧水的现象大为减少,雾霾情况有所减轻。但是为什么在武汉封城之前中国从南到北雾霾十分严重,中共政府没有做出解释。也许是和历史书中记载的黑死病爆发时的空气状况类似,瘴气严重。

自从柴静的《穹顶之下》视频被下架之后,中国民众对雾霾的关心程度越来越高。中国科学家也关注气溶胶与雾霾关系的研究。气溶胶指在空气中悬浮的颗粒物,颗粒直径一般小于100微米(0.1毫米)。中国过去只关注PM10就是颗粒直径一般小于10微米的颗粒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如建筑工地的扬尘,交通公路上的扬尘等。后来开始注重PM2.5就是颗粒直径一般小于2.5微米的颗粒对空气质量的影响,这也许需要感谢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PM2.5数据的对外公开发布。PM2.5微粒对人体的危害远远大于PM10。后来中国把霾定义为空气中大量肉眼无法分辨的大量微粒。必须指出的是,病毒的颗粒直径要比PM2.5还要小,危害还要大。

中国科学家发现,对雾霾影响最大的不是一次气溶胶,而是气溶胶的二次合成,也称二次气溶胶。二次气溶胶,就是指排放到大气中的气态或颗粒态污染物发生化学反应(主要是紫外光、臭氧、OH自由基等引起的光化学反应)形成新的大气颗粒物。一次气溶胶转化为二次气溶胶后,其污染毒性比一次气溶胶更大,在空气中存在的时间更长,使得大气中的气溶胶居高不下,也就是使雾霾现象长时间不退。

带有新型冠状病毒的气溶胶应该会二次合成,形成二次气溶胶。这对病毒本身有什么影响,对病毒的传播有什么影响,还需要严密监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