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改宿舍为方舱,我想对学生说

元宵节一过,要不要返工,社会人士都在头疼,尤其是武汉本地人。要不要返校,武汉学子倒不头疼,因为得知宿舍被强制改成隔离舱后,连返校的机会都没了。


受迫于中共的勒令,校方先斩后奏,我要是武汉的学子,和知乎的很多网友一样,同样也无话可说。危难之际,和人命相比,我的笔记本电脑,beats耳机,还有那些昂贵的手办又算得了什麽呢?顶多上知乎抱怨两句,为自己的私有财产得不到保护喊两嗓子。可以想到的是,马上会有人站出来,斥责我国难当头,还在为自己的那点东西抱怨,幼稚不幼稚。从此之后,中共改宿舍为病房这件事就和私有财产该不该得到保护焊死在一起,在中共舆论的引导下,跳都跳不出来。

照我看此事的核心,就在于这么做是不是在解决问题。换句话说中共到底是在救人,还是在借救人之名,干著杀人的行径。没有医疗配备,没有医护人员,甚至连热开水都没有,把人往宿舍一扔,下一站就是火葬场。如果这也叫解决问题,岂不寒了学子们的心?不经同意擅自征用宿舍也就罢了,财产得不到保护,忍忍也能过去,但一番公益心最后换来这麽个结果,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我要是学生,就会看不过去。敢假设自己是武汉的学子,是因为我曾经就是,四年的学子生涯,让我深爱著这座城市。三月快到了,如果不是疫情,人们应该会去江边走走,放放风筝,有兴头的弹弹吉他,沿著堤岸疯跑一阵;如果不是疫情,古琴台也是好去处,那裡有漂亮的桃花,轻抚过米芾的书法,划破时光的防护,滴落在伯牙的瑟弦上;如果不是疫情,武大的樱花下,又将迎来一年一次的摩踵比肩。

然而一切都毁了,我什麽都看不到,如今再提起武大,我只能看到一块石碑,上书:六一惨案遗址。那是恶魔煽动学潮的杰作,顺著历史的轨迹,在中共眼裡,当年的学生很有用,一旦无用时,学生就成了天敌。在中共国,武汉是大学生最多的城市,一过桥到阅马场,沿著卓刀泉一路到鲁巷,到处都是校园。这还只是二十年前,今天把各校区都包括在内,全城几乎遍地开花。开学季改宿舍为病房,远离道德的高地,面对血气方刚的学生,中共是否想通过防疫针对学生,我请学生们自行评判。

我现在早已不是学生,所以也该有自己的观点。依我之见,中共打的就是这个算盘。主动出击时,中共会借道义之名把学生打散,到了情势所逼被迫出击的时候,恐怕就不是打散这麽简单。今天的学子都没经历过六四,同时受制于信息的封锁,意识不到枪口和坦克的碾压也是情理之中。但话又说回来,面对一个什麽都干的出来的政权,出于安全的考虑,意识不到或许也不是件坏事。为此我愁肠百结,简直想不出该怎麽往下写。

只要中共不灭,别说改宿舍为方舱了,做什麽都解决不了问题,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製造一堆问题。然后每个问题都摆在面前,等著人们一个个去解,越解越多,直到把人整得麻木不堪,最后连问个为什麽都难于登天。我不喜欢道家思想,但它崇本息末的观点却深得我心。一切苦难的源头都在中共,悟不出这点,不把中共的羊皮彻底剥掉,忙得再热火朝天,毛也拔不完。

这些年中共整出一堆毛,把学生们忙得团团转。好学的忙著拿学分、考学位、找工作,不好学的躲在宿舍裡,成天忙著打排位。当然了,我不是说游戏坏,不但不坏,有些甚至还堪称艺术。可惜的是不止艺术,什麽玩意儿一到中共手裡就变样,成为达到政治目的工具。有人说电子游戏能救世界,照这麽玩下去,不仅救不了世界,恐怕还得把自己的命搭进去。性命攸关之际,去不了学校兴许也不是件坏事,哪怕不问为什麽,难得有点时间,起码也能动动手,帮家裡屯点水和粮吧

编者按:这个节骨眼,编者建议不要纠结上学的事情,保命最重要,自己的,家人的,然后有余力,再传播一下爆料革命,疫情真相。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8682/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8682/ […]

0

热门文章

GM09

2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