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gger : 为何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刺激了国内民众的思想启蒙

作者:swagger

普通人李文亮医生的事件始末

2020年2月6日,媒体爆出,被传染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此后,一度传出李文亮仍在接受抢救的消息,但2月7日凌晨,医院方面最终正式宣布李文亮去世。

从去年12月30日在微信发布“类似SARS的新型冠状病毒”消息,到李文亮医生最终去世,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无论是李文亮医生的个人命运,又或是中国内地,港澳台乃至世界各国,都因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笔者仅以下文勾勒李文亮医生生命中最后一个月的生命轨迹。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微信大学同学群中发布了“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的信息,并叮嘱“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搞笑的是,当时某同学就立刻提醒“小心我们的班级群被封号”。笔者看罢只觉哑然失笑,在“冠状病毒感染”如此危急的事情面前,为何这位同学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担心“微信群被封”?

但由于事件过于重大,微信聊天记录仍然传播开来。12月31日,李文亮医生被医院领导叫走谈话,此后医院监察科和纪委书记反复拷问其消息来源,以及是否认识到了“造谣的错误”。

2020年1月3日,公安局找到了包括李文亮医生在内的8位医生,签下训诫书,并让他们“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训诫书上,“能”,“明白”,“李文亮”,三个词被深深地按上了红色的手指印。

2020年1月12日,李文亮在医院检查了呼吸道病毒,做了CT,被高度怀疑是新冠状病毒肺炎。之后,李文亮被隔离住院,他的父母在此后的三四天也相继出现类似症状而住进医院。

后来,李文亮的病情经历了一次恶化,每天都要靠打抗生素,球蛋白和吸氧来维系生命。

1月23日,医院号召医生报名支援汉口医院,投入抗疫第一线,遭遇了“被造谣”且已身患重病的他在微信群中回复:“我好了也报名”。

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文,称武汉八名被指“造谣”人员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反而可能有利于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我们对这样的‘虚假信息’理应保持宽容态度”。中共政府的虚伪简直令人作呕。

最高法为其“平反”后,李文亮接受采访称,“看到最高法院的文章后,我心里放松了许多,不太担心医院的处理了。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不同意利用公权力过分干预。”

1月29日,李文亮的父母治愈出院。

1月31日,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向李文亮资助了10万元人民币的公益款。该基金会表示“他的行为客观上让更多人对病毒有了提前防范”。

2月1日,李文亮发了最后一条微博: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在文字的最后,他还加上了一个略显滑稽的“狗头”表情。

2月5日,李文亮的病情开始恶化,2月6日晚上7点,他被送进了急救室。

2月6日晚,有媒体报道,李文亮已经不幸去世,不过,此后又有消息称,李文亮仍在抢救。

次日,约凌晨3时,武汉市中心医院宣布,李文亮抢救无效,证实不治,终年34岁。

有网络消息称,李文亮怀孕的妻子也可能收到感染,但消息无法证实。

李文亮出生于1985年,武汉大学临床04级学生,医学七年制毕业,毕业以后曾经在厦门短暂工作3年,之后回到武汉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

世卫组织(WHO)2月6日晚对李文亮去世,特别在官方推特表示深切哀悼,并指所有人都应该为李文亮所作的一切感到庆幸。随后撤稿,在2月7日再次发稿对李文亮医生表示悼念。

有网络消息称,李文亮医生在2月6日晚已经去世,此后发布的所谓“还在抢救”的消息只是为了控制舆论。

       如若消息属实,李文亮医生又一次被中共利用了。生前,为了控制舆论,被中共指为“造谣”;死后,为了控制舆论,被中共“拖延去世”。人命宛如儿戏

一石激起千层浪

李文亮医生是“武汉八勇士”中第一个爆出冠状病毒的人,遗憾的是,他也成为了第一个因冠状病毒肺炎离开的人。

截至他离世的那一天,2月6日的24时,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中国大陆确诊病例共31161人,死亡636人。据郭文贵先生当日在WARROOM接受采访时爆料,实际确诊人数过150万,死亡过5万人。中国各地已有27座城市处于封锁状态,约2.5亿人被强制隔离。全国上下,惶惶不可终日。

在这样一个人心飘摇的大环境下,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彻底引爆了中国的互联网。

微博中“我要言论自由”的话题在2月7日凌晨1点,阅读量和讨论量迅速上升,参与人数达到3019人次。甚至有网友将八九六四的照片贴了上去,也有网友表示对香港反送中的理解与支持。

网易云音乐中,《义勇军进行曲》下的评论也被刷爆,“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国人开始对中共暴政“被迫地发出最后的吼声”。

然而,当太阳在这个神秘的东方升起之后,这一切痕迹都被清除地一干二静。微博上,“我要言论自由”的话题被永久关闭,《义勇军进行曲》下的评论也被删除,犹如1989年6月4日晚上,天安门广场上的斑斑血迹,似乎从来就不存在过。

 但是,笔者依然坚信,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自89年之后,中国人对中共暴政的不满,第一次如此集中地爆发了。中共可以擦除互联网上的痕迹,但却让众多国人心中的痕迹,更加地深刻。而这次事件给国人思想上带来的影响,也还远未结束。

人民的觉醒还有多远?

许多人将李文亮医生称作英雄,挺身而出的凡人,笔者都很赞成。但在笔者眼中,他更像是一个中共国中标准的好人。

他会将冠状病毒的真相告知自己的大学同学们,也会谨慎地嘱咐大家“不要外传”;他会因最高法院对他的正面评价感到宽心,不再担心医院的处罚,也会在身患重病时,面对医院的抗疫号召,主动请缨;他会在采访时直言“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他也会热爱着自己的祖国,被中共的言论所蒙蔽。(截图来自李文亮医生微博,此处只是客观表述,绝无不敬之意。)

但在冠状病毒疫情这件事上,李文亮医生无疑是做出了善举,任何人也不能因为他没有在公众平台发声而否定他的功绩。

在中国,曾经涌现过无数个这样的好人。2015年,中国大陆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中,中共公安在多达23个省份大规模逮捕,传唤上百位律师,维权人士,大部分人至今下落不明。这些争取人权的律师,哪一个不是像李文亮医生那样的好人呢?

李文亮医生事件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大的轰动,是因为国内大众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了。别人家的房屋被强拆,维权被镇压,你可以不管不问;别人家的孩子被打了假疫苗,家长上街抗议,你可以视若罔闻;别人为了争取人权,被大肆抓捕,你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当瘟疫袭来,自己的生命收到了威胁,再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的时候,你还能再坐视不管吗?

在当前国内这样一个瘟疫盛行,人人自危的大环境下,人性的任何一点善和中共的任何一点恶,都会被无限地放大。国内的大众在李文亮医生身上,看到了那一个在中共统治的社会下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自己,以及一个自己未来可能的结局。说真话,他们会死;不说真话,他们也会死。他们要求言论自由,要求民主,科学,法治,是因为他们认清了缺乏这一切之后,自己的生命受到了真切的威胁。

所以,这场中共制造的瘟疫之危,又何尝不是中华民族的觉醒之机呢?正如上文提到的,在当前的大环境下,人性的任何一点善和中共的任何一点恶,都会被无限地放大。这次李文亮医生事件,就是中共不曾预料到的。事件余温为散,新华网等各路官媒就纷纷跑出来洗地,试图缓解民愤。

随着疫情的逐渐失控,笔者相信,会有更多的类似事件爆出,让国内的民众更加深刻地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当事件逐渐发展,人民心中的怒火积聚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就是爆料革命喊出“枪在手,跟我走”的时候。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aiwanmedia
1 年 之前

人人平等下的对等原则(替李文亮发声)。我是李文亮。我答应尽我的力量(体力,脑力)和职责(所做工作的职责),去帮助他人,救助他人。但是,我是以人的身份说这些话的。不是奴仆,不是受人驱使的动物,我的承诺有一个前提。我们是平等的,我们商讨的是一个各尽其力的方案。我们需要对等原则。我承诺了救人,不是说一定要遵守。当和我做这个约定的对方是个流氓骗子无赖,只要求我的承诺兑现,而从不把我当人看,只把我当一个没有任何人权的工具来看时。约定对所有参与者都是废纸,你可以不遵守,我更可以不遵守。
我最先发布了预警。这是我作为医务工作者的职责,对国家对人民对工作的承诺,我做到了。对党(中国共产党)我也做到了我的承诺。现在我突然想到党给我的承诺,死后去见马克思。是啊,我该去见马克思了。听说马克思年轻时写的诗歌是去地狱的。(我不想多想)
当市级领导慰问我们时,领导们都佩戴N95口罩,我们只是戴普通口罩。我们是不平等的。我们只是党的螺丝钉。我们的命可以随时为党牺牲。派我去一线,就是让我去感动中国,为共产党唱赞歌。可是我知道,那就是去送死。他们在杀死我们,我们自己是在自杀。(我不该多想这个,想这个就不是坚定的共产党员了)
虽然我死了,但党的安排是没错的。我们医护人员要为党的荣誉而战,拿出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不对,这遵守对等原则了吗,我真的不需要人权,只有送死,给共产党当祭品和续命丹的份吗!)
我不去想那么多,相信马克思已经在接我的路上了。
我希望其他的医护人员,以我为鉴。我们履行约定没有错。当这个约定是基于谎言和欺骗时,我们可以撕毁承诺。当这个约定是一个卖身契时,请容许我重新思考一下。当这个约定是与魔鬼签订的出卖灵魂的契约时,神啊请救救我,我愿忏悔,悔改。请拯救我的灵魂。

1+

热门文章

GM06

2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