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说几句假话的专家 ——“方舱医院”是人间的炼狱

作者:WWL

在李氏肺炎(在李文亮医生去世之后有人建议,将此次武汉肺炎更名为李氏肺炎)短暂爆发的过程中,就有许多工程院院士来向中国百姓解释此次疫病的特点、危害、防治方法以及政府采取措施的必要性和作用。比如2月4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在武汉接受新华社记者的专访,介绍和解释了武汉市正在大规模设置“方舱医院”的必要性。王辰院士说:“启用大空间、多床位的‘方舱医院’,这是中国采取的重大公共卫生举措。”“把核酸检测的量提上去,提高检测率、确诊率;把所有的确诊轻症患者统一集中收治隔离,以免造成更大范围的扩散,这是当前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两大关键问题。”看来利用现有的体育馆、会展中心,将它们改建成“方舱医院”,将武汉市所有的李氏肺炎病状的人员全部收进“方舱医院”,集中在政府直接控制的空间中,与健康人员完全隔离开来,以利尽快战胜疫情,这是中国政府的最新部署。有人问王辰,将有李氏肺炎病状的人员收集在一个空间中,是否会发生交叉感染。王辰回答道:由于是确诊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这个问题不是突出问题。入院前除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外,还会经过流感抗原筛查,尽最大可能避免可能的生物安全风险。由于是大规模集中收治,相关配套管理、保障工作要抓细抓好。

象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这样的中国最高级专家所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呢?

钱理群在武汉大学做演讲时曾经谈到人说话应该有的底线:

一、人要说真话;

二、不能说真话时则应当保持沉默;

三、无法保持沉默而不得不说假话时则不应该伤害别人。

这应该是钱理群在文化大革命之后所说的。其实,人应该说真话,一辈子说真话。这是父母对孩子的最重要的教育,而且世界上的父母都是通过同一个童话故事向孩子们传授这个做人的道理。但是在中国,说真话真是太难了,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但是在中国还是有许多人坚持说真话,一辈子说真话,如黄万里先生,如许章润教授,如李文亮医生。钱理群的这套理论是为中国知识分子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行为开脱,特别是为知识分子群体长时间说假话的行为开脱。钱理群把这些话定义为无法保持沉默而不得不说的假话。通过这种方法,把说假话的主要责任推给了在讲演中并没有点名的、但是大家都明白的政治体制。钱理群的理论在中国很有市场,特别是在知识分子中是深入人心。象黄万里、许章润和李文亮则被认为是不识时务的人。

后来钱理群的理论被张光斗发展了,发展成“要少说几句假话。”2003年中央电视台《大家》栏目主持人专访张光斗时问:“您觉得您的一生真的做到了讲真话吗?”他答道:“基本上……说我是不是都说真话,我说我做不到,我说我只能做到少说几句假话。”

张光斗是谁?张光斗是中国工程院的创始人之一(另两位是王大珩和罗沛霖),也担任过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是王辰的前任。但是比王辰更牛,他既是工程院院士又是科学院院士,所谓的两院院士,还是资深的。张光斗的入党介绍人是周恩来。在知识分子中,张光斗是毛泽东封的优秀共产党员,在共产党员中,张光斗是科技界说一不二的“泰斗”。他可以把大学还没有毕业的钱正英扶正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这是亿万富翁李彦宏日思夜想的。张光斗对中国共产党的决策,特别是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和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的决策起到重要作用。

张光斗这么重要的专家,只能做到少说几句假话,问题就很严重了。比如说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决策,张光斗与钱正英都是积极的支持者。后来三门峡大坝工程失败了,张光斗与钱正英又说当时他们是真正反对三门峡大坝工程的。张光斗想表达的是,当时没有办法说真话,不得已说了假话,不代表他的真实意见。张光斗对中国政治决策是如此重要,但是人们不知道张光斗说的哪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就连他回答主持人的这句话,是真话还是假话,主持人也不知道。

王辰院士能够做到他前任张光斗的水平就不错了。

王辰说,“方舱医院”收的病人,在入院前除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阳性外,还会经过流感抗原筛查。就是说这些人都是确定的李氏肺炎感染者。由于是确诊患者,病原相同,交叉感染这个问题不是突出问题。

可是在流传出来的关于武汉“方舱医院”的录像中可以看到,“方舱医院”的一位负责人在大门口对民众说,“方舱医院”不是医院,而是隔离所,这里没有医生,也不给打针吃药。进这里的是武汉肺炎的疑似病人,病情比较轻,生活可以自理。

而判别利时肺炎的疑似病人的最主要症状就是发烧。在中国各地进出都要检测体温,有发烧的就被怀疑是。李氏肺炎的疑似病人,

女儿曾在德国学医。好像德国学医特别难是有名的,淘汰率特别高。其实这不是事实,德国大学每一个专业的淘汰率都很高。问题不是淘汰率高,可能是这个专业本身就不适合这位学生。况且在德国换个专业是很容易的事情(外国留学生是例外),学医不成可以该学其他专业。但是学医确是比较辛苦的。那时女儿和妈妈通电话,就要谈一些病的病状,也许是除此之外真没有什么可谈的。后来妈妈说,许多病都有相同的病状,女儿回答说,这就当医生的难处。发烧是很多很多病的病状,比如肠胃炎可能发烧,盲肠炎可能发烧,牙齿发炎也会发烧,脚趾发炎也会发烧。把武汉发烧的、可以生活自理的病人都收入不是医院的“方舱医院”,难道最后的结果不是发生交叉感染?发烧患者的病原并不相同。

看到关于武汉“方舱医院”的一些录像,让笔者想起两个地方:希特勒的集中营和上山下乡期间曾经呆过的车马店、收容所。特别是看到“方舱医院”医院的病床布置,还给每一个患者发一些生活用品,如拖鞋等,这和笔者参观过的德国集中营的做法很象,被关押者住在一个很大的空间里,便于观察监视,要是再发上一样的带条纹的衣服就完美了。其实那位“方舱医院”负责人说说得很清楚了,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上山下乡的时候也住过车马店和县里的收容所。收容所里住的都是要遣返的盲流。为什么住车马店和收容所?要到县里的知青办办事,没有钱住旅馆,知青办开个条,就去住车马店和收容所。住收容所有一个好处,管饭,住车马店吃饭要自己掏钱。“方舱医院”的条件与收容所差不多。

那时候让老乡们给讲讲日本侵略军的罪行,插队落户的北大荒是日占区。老乡说,日本人很坏,老是来检查卫生,而且要求很严。日本人戴着白手套,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发现哪里有灰尘,就是训斥,要求立刻搞干净。日本人最怕瘟疫,发现有得传染病的,就拉走了,就回不来了。但这只是听说的,村子里还没有被日本人拉走的。倒是土改时有一位吴姓地主被五马分尸的。老乡还告诉我们一件事:日本投降后,有一批日本人撤回路过这个村子,在村里留宿。最后全被村民杀了。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看了网上传播的关于“方舱医院”的录像,有一些话不得不说。武汉的“方舱医院”不是防治李氏肺炎的重大公共卫生举措,而是人类历史上象希特勒集中营一样的炼狱。

祝李文亮医生一路走好!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