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媒体,尽显班农英豪本色!

评论:海阔天空

https://spark.adobe.com/page/wtBJNK9A2znwS/

所有关注郭文贵先生引领的爆料革命的人, 无不久仰班农先生的大名。班农先生和文贵先生,一个是东方人,一个是西方人,虽然有着不同的种族和肤色,但因为共同的信仰和对中国人民的深厚的爱,以及对邪恶的中共独裁体制的深恶痛绝,成为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他们以凛然正气、卓越才智和坚韧不拔的精神与世界上最邪恶的恐怖组织及其蓝金黄渗透到西方国家的黑暗势力做艰苦决绝的斗争。每当看到班农先生为中国人民谋福祉、为世界人民的正义而战的时候,总会让人对班农先生油然而生敬佩之心。他那智慧清醒的头脑、正义勇敢的心、沸腾的热血以及深入骨髓的慈善悲悯,让人禁不住感慨:不愧是天降神兵。但反观纽约时报和中共国媒体把班农先生污蔑为「班农之流」,给班农先生贴上最反华势力的标签,一些国际大媒体对班农也极尽污蔑、诽谤、贬损之能事,从各种角度无中生有、鸡蛋里挑骨头,对班农先生欲加之罪,打压班农先生的平民主义运动。但正因为这些无德无良、无职业道德和操守的媒体的造谣抹黑,恰恰让我们看到班农的英豪风采。

以下我们就以纽约时报2019年5月的一篇文章来分析,看看一些海外所谓的大媒体是如何围掠攻击班农先生,进行不实报导的。纽约时报这篇文章题为《班农的民粹主义者们,一旦’运动’发生,请和他保持距离》中使用各种技巧抹黑班农,如同共产党的大外宣,具体攻击班农的措施如下:

第一,没有事实,直接定性

在纽约时报这篇文章中,开篇就写到,「巴黎——史蒂芬K·班农,百万富翁,川普总统前智囊,现在是欧洲平民主义的煽动者」。注意媒体用词,平民主义运动的「煽动者」,这里平民主义是什么不交代,平民主义给人们带来的是希望还是痛苦,也没有说,直接下定义「煽动者」。

另外,纽约时报写到,「班农先生在法国的出现危害巨大,勒庞女士这个前国民阵线领导人,现在改名为国家集会,都没有见他。 尽管班农先生中布里斯托会见了一些和她的同事伙伴,她告诉法国媒体,他在竞选中没有任何角色。 」 「班农先生在法国的出现危害巨大」,危害的表现在什么地方?有具体事实和资料吗?没有,只有纽约时报作者的主观判断。勒庞说,他在竞选中没有任何角色。这是法国人的选举啊,难道勒庞告诉媒体,美国人班农影响了法国选举?作为法国的政治家,勒庞会这么说吗?

纽约时报在评述班农对特朗普的支援时,用的词是什么? 「无休无止的闹剧」,闹剧?这些没有事实支援的主观评价,都是在恶意攻击班农先生。

第二,挑小刺,挑动民众神经

纽约时报的报导中写到,「班农本周在帕里布里斯托酒店定了豪华套房,住宿费每晚3万2千美元。 」后面有多次提到班农住豪华酒店,并提出班农「拒绝透露房间的费用,并否认这与他论坛人物的角色相矛盾,而且坚持认为这些奢侈实际是效率。 」请问纽约时报,班农并非公务人员,住豪华酒店是自由选择,纽约时报有权力干涉班农的自由吗?

另外,纽约时报的报导中写道:「伴随班农先生的大部分躁动都是基于彼此的误解-他不太懂法语使他对本地的政治生活的理解很不确定,法国人常常对美国政治也有着同样的概念。 」 嘲笑班农不懂法语,导致对政治的误解。请问纽约时报,对政治的理解与法语能力有关系吗?一个人的智慧与语言有关系吗?不懂法语就不理解法国政治吗?班农不懂中文就不理解中共的邪恶吗?

第三,误导观众,挑拨是非

Getty Images

纽约时报写到:几个月以来,班农先生一直在欧洲游说,他称自己是平民主义革命的关键人士。但在巴黎,对于马林勒庞这个极右翼民族主义领袖来说,他只是一个顾问。班农先生说,这些人不需要我的帮忙。这很好,因为他们似乎也不需要他说明。

在这段报导中,纽约时报不断暗示,班农在欧洲不受欢迎,即使是欧洲平民运动的领导人,都和他保持距离,而且这些平民运动的领导人,不需要他说明。但报导中也勉强承认班农是勒庞的顾问。顾问一词,难道不能说明勒庞与班农的联系吗?班农说他们不需要我的说明,是班农的谦辞,纽约时报直接引用过来攻击班农,有媒体的客观立场吗?

此外,班农的平民主义思想之所以受到很多人的呼应,是因为平民主义本身是对权威阶层的挑战。权贵阶层控制权力、控制话语权、控制资源配置权,这已经成为阻碍世界发展和人民获得幸福的巨大桎梏。但纽约时报在报导班农思想对法国的影响时,指出的却是事情的另一个方面,在法国,认同班农思想的政党会被认为受到美国势力的影响,受到川普总统的影响,班农的平民主义是对欧洲主权和利益的干涉。同时,纽约时报认为班农支援法国会让法国的勒庞陷入政治被动,认为勒庞女士的党派会被外国势力所操纵。这些观念都会误导观众,同时也挑拨班农与其盟友的关系。

第四,黑白颠倒,丑化班农

班农因其平民主义立场而广受关注,但纽约时报却认为班农是非常会政治炒作而广受关注,认为班农给平民主义的最重要的教训是,「媒体关注能产生政治能量。有一阵,班农先生到哪里都能引起媒体关注」。纽约时报直接断言班农「虽被川普总统解雇」,但他很会利用民意,很会炒作,「但他是一名玩家,他可以得到跟多报导。 班农是被总统解雇吗? 中间的是非曲直只有班农与川普总统知道,纽约时报去采访班农、采访川普总统了吗? 另外,纽约时报在报导中写道,「尽管可能消费了他曾经的极右翼盟友,但是他成功了」。纽约时报用消费一词,来丑化班农的积极努力,用心险恶。

第五,没有中立,拉偏架

西方媒体在报导时主张媒体中立,但对班农平民主义思想进行介绍时并没有对平民主义的正面评价,反而不遗余力地诋毁班农。班农的平民主义是一种思潮,其核心是关注平民百姓的利益,为平民百姓呐喊,反对的是权贵和精英一手遮天,剥夺普通百姓的话语权和发展权力。但在纽约时报的报导下,班农支援的黄背心抗议者是在进行暴力示威,并且摧毁了象征法国富裕的地区。纽约时报有没有去听听那些黄背心的心声? 有没有去关注那些黄背心没有流动机会、终日辛勤却不能实现梦想的苦衷?纽约时报这样的报导何来客观与公正之说?

纽约时报的报导极尽鸡蛋里挑骨头之能事,但也只能挑出班农住房花了多少钱、会炒作、被马克龙批判,这从侧面看出班农是多么英豪,几近完美。纽约时报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大媒体,看不到班农对共产极权危害的宣传,看不到班农为平民争取权益的努力,看不到他揭露华为、惊醒西方世界的功劳,看不到他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博爱,看不到他对宗教问题的痛心疾首, 只是盯着一些小节絮絮叨叨,这也充分说明了这个大媒体的堕落、无良与无德。媒体失去职业操守,也是令人扼腕!

战鹰团中英翻译链接:班农的民粹主义者们,一旦’运动’发生,请和他保持距离

纽约时报原文链接: Bannon’s Populists, Once a ‘Movement,’ Keep Him at Arm’s Length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uke
1 年 之前

评论水平可以与专业大报专家媲美了。战友中真是大有人才啊!感谢???评论员的文章。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