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可耻”,谁才该补上道德一课?

作者:MH

最近,环球网刊载一篇署名作者为补壹刀的文章,文中指责香港医护人员罢工“可耻”,其中有那么几点咱们就来说一说。

第一,补文一会称那些医护人员罢工者是因为害怕被抽中看护病毒感染者的生死签而请病假离开医院的,一会称是冲着“修例”风波来的。这就奇怪了,如果是前者原因,“可耻”的指责尚可成立,但后者就未必了,既然港府不满足港人的诉求,那么港人作出不合作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医护人员首先是人,不是任人摆布的机器,有优先争取自己权益的权利,你做得初一,怎么怪得别人做十五呢?其次,补文作者这时候才想起要医护人员去背诵职业守则,可是一个涉及面更广,更触及港人切身权利和利益的港府权力怎么面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港人上街发出的诉求就不去要求它牢记自己“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和使命了呢?到底谁才需要补道德这一课?正如内地人普遍不敢在没有旁证的条件下对事故者去实施救援,是人们缺乏爱心,同情心,道德不高尚,不予施救而“可耻”吗?

显然不是,而是害怕被施救者不但不去感谢救护人,反而反咬一口指称是救护人所为,这种恶劣行为造成了人们普遍的寒蝉后果。再深究下去,这种反诬行为也还只是表象,而不是最终原因。那么最终原因是什么呢?一想就不难知道,那种反诬者并非生活在真空中,也不是天生就具有这种恶劣的品性,而是生活在一个充满不公不义的制度环境下才造成这样道德沦丧,毫无廉耻之心的恶行。一句话,恶政必然出恶行,恶政才是最终原因。比照过来,那个逼着香港人放弃职业操守的恶政才是最该谴责,最无耻的根源。对此,补文不仅视而不见,却刻意把道德绞索往那些勇敢的抗争者身上套,这种不看本源看表象,混淆是非的行为难道不可耻吗?

第二,补文称“随着确诊人数的快速增长,抗击新型肺炎进入最艰难的攻坚阶段”,可是补文就是不明确哪里的人数在快速增长。人们查看全国疫情通告得知,只是内地很多省份的确诊人数在快速增长,而香港的确诊病例就那么二十来个,与成千上万的内地数字比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补文举了一个香港医院的请假人员占到上班人数的一半,于是就用内地“快速增长”的势头来比对香港医护人员的减少来彰显那些请假者“乘人之危”的“无耻”了。俗话说,不明确时间地点的新闻就是耍流氓。这样看来,补文不仅不明确情况紧急的地点是哪里,而且还以此瞒天过海的来个内地香港两地乾坤大挪移,偷换时空。在本人看来,补文作者就不仅是在耍流氓,而且还是在耍花招,骗取悲情,转移最该受谴责的目标。事实上,香港医疗资源足够充分,别说一半的医护人员离去,就算三分之二,四分之三的离去也丝毫不影响那区区二十来病患的医护。这种刻意人造的虚假悲愤,悲情在哪?

第三,补文在为港府拒绝港人合理封城的诉求辩护,辩护的理由是,如果禁止内地人来港,有违世界卫生组织的“不应主张歧视”条款,因此“全面封关的做法不可行”。这条理由就十分搞笑,内地众多的城市都在对这个世卫组织的条款置若罔闻,不仅仅是什么主张不主张的问题,而是在真真切切的实施这个歧视性封城,而且还出现封县封乡封村封家都有。内地歧视都在大行其道,香港怎么就得去充当听从世卫组织建议的模范了呢?这种理由显然分量轻飘飘,似是而非,没有任何说服力,你说得“够清楚”又能怎样?从香港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阻止疫区内地人进入香港才是有效控制疫情最有效的办法,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主张香港封城的诉求更在理。

至此,补文作者在指责香港医护人员“可耻”之前,是不是自己得首先去补一补道德这门课。

附补文网址: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9CaKrnKpaYk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