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药!你有病!——完成病原鉴定前,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实验活动都是非法!

作者:WWL

在本次武汉疫情发生并完成病原鉴定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实验活动都是非法的!

当下中国老百姓希望的是:能吃饱饭,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做一个简朴的人。

一、你有病,我有药

中国人在吵架时往往指责对方:“你有病!”。后来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和于谦把这句话植入相声《你要折腾》:

郭德纲:你有病!

于谦:我有药!(观众鼓掌大笑)

之后这两句台词就在中国广为流传。按照毛泽东的《实践论》,人的知识来自后天的实践,先有病,然后才有治愈病的药物出现。

2020年1月19日习近平发出最高指示,要求“维护社会大局稳定”。要求做好防疫工作,防止疫情扩散蔓延”。从这一天开始,中国人知道有武汉肺炎这个病。

2020年1月31日晚,新华视点发布《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文章,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发布后,被人民日报等多家权威媒体转载。

一时各地药店里、京东、阿里巴巴上的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被抢购一空。就是带有双黄连的月饼和作为兽药的双黄连也被抢购一空。

遵照习近平的指示,各地政府强令要求医院在治疗武汉肺炎病患过程中,一定要使用“有疗效”的中成药。多家厂商纷纷通过媒体宣称,他们生产的这种或者那种中成药对武汉肺炎有疗效。

你有病,我有药。

二、老子《道德经》

国外留学期间上《生态与环境》课程,教授们大谈老子《道德经》。十分忏愧,作为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对老子《道德经》是知之甚少。一个是本来读书就不多,读到初二就赶上文化大革命,下乡插队9年,后来考上大学,多专注专业知识学习;二来是孔孟之道受到大批判,老子比孔子、孟子更不受待见。

老子《道德经》中有很多高见,是中国的精英们无法认识,也是无法接受的。

《道德经》第三章:“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不乱。是以圣人之治也,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恒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为而已,则无不治矣。”

如果没有推选精英上位的制度,众人也不会互相争夺;如果不把某些物品评价得很贵重,老百姓也不会成为盗贼;不去彰显贪欲的场景,民心也不会被迷乱。因此,圣人治国的办法是使人们心胸简朴,让百姓都能吃饱饭,减弱人们争夺的动力,增强国民的健康体魄,持之以恒地让老百姓不工于心计,没有欲望。致使那些精英们也不敢胆大妄为。圣人按照“无为”的原则去做,办事顺应自然,那么,天才就会太平了。

当下中国老百姓希望的是:能吃饱饭,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做一个简朴的人。这就是初心。

《道德经》第十八章:“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老子提倡的大道被废弃了,才有提倡孔孟仁义的需要;有精英的聪明智巧的出现,伪诈的行为就盛行天下;家庭中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纠纷,才有提倡孝廉与慈善的必要;国家陷于混乱后,才纷纷涌现出卫国的忠臣。

各位读者,你是否觉得老子讲得很有道理呢?

网路图片:《明镜》周刊2020年第6期封面,出版日期2020年2月1日
德文文字:冠状病毒——中国制造,全球化将成为死亡威胁

其实此时此刻,武汉肺炎这场瘟疫正向中华大地扑来。9月18日武汉天河国际机场举行了一场突发事件应急处置的演练,据说目的是为了保证世界军运会的顺利举行。这次演练模拟了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请注意用的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是一种不同于萨斯冠状病毒的新型病毒。从这场演习的内容安排来判断,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乃至在中国的流传,是当时高层决策者已经模拟的一个scenario。正所谓:“国家昏乱,有忠臣”。

中国的科学院、工程院是中国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的最高殿堂。当上了科学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在学术上的好处是很大的,没有院士的推荐或者直接参与,科研课题就得不到科学基金的资助;在政治上、经济上的好处也是很明显的,这些好处是部长们也很羡慕的,比如不用退休,所以部长们也希望被选上院士,钱正英就是第一个当选工程院院士的部长,就连财大气粗的企业家也想弄个院士当当,李彦宏就想进入工程院院士的候选行列。当今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医生都在不择手段地、千方百计地被选上院士,风气很不正,没有人为学术自由而争斗。老子说:“不上贤,使民不争”,正是指出了中国科学界风气不正的原因。

按照老子《道德经》的逻辑,不是你有病,我有药,而是我有药,你有病。

三、抗击新冠肺炎的双黄连之母原来是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

2020年2月2日《倍可亲》网站刊登了一篇题为《抗击新冠肺炎的双黄连之母:80后正厅级巾帼英雄? 》的文章,作者张栋伟,应该是来自《SOHU》。文章指出,对抗击新冠肺炎的双黄连做出巨大贡献的研究机构之一,就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而领导武汉病毒所的,是81年出生的优秀女青年王延轶。文章把这位年轻的女科学家和她的丈夫舒红兵院士称为是中国的居里夫妇。

1898年居里夫妇发现了天然放射性元素镭。1903年,居里夫妇因放射性研究与贝克勒尔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居里夫妇对于镭元素的发现和提炼,使原子分裂指向了原子弹与核能研发。当居里夫妇不知不觉地把魔鬼放出了瓶子,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可惜,至今为止这位双黄连之母却拿不出一个武汉肺炎患者服用双黄连口服液得到康复的医案,证明这种药物的有效疗效。但是作为药物之母的王延轶一定是双黄连口服液抢购一空的最大获利者。

四、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指向王延轶领导下的武汉P4实验室——中国制造

最初,中国官方把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推向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是唯一的消息来源。加上2003年中国萨斯的病毒也是来自野味,似乎此次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亦十分清楚。

关于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是否来自实验室的质疑,笔者看到最早的是来自郭文贵和自由媒体《路安时评》,时间是2020年1月19日。当时海外自由媒体大多不愿谈论这件事情,因为太为敏感。随着武汉41个病例在《柳叶刀》上发表,第一个病患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没有直接关联,41个病例中有约三分之一的患者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没有直接关联。这就增加了人们的疑问。人们认为:病毒必然还有一个真正来源。

经过诸多媒体和个人的不懈努力,把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指向王延轶领导下的武汉P4病毒研究所。萧茗女士在《萧茗看世界》的节目中指出,“西方学者提出,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在实验室合成,被泄漏。中或有艾滋病毒的基因插入;中国的前沿生物化学研究可能给中国人带来潜在公共健康威胁。” 继医学博士武小华指证蝙蝠专家石正丽所在的武汉病毒所管理不善,涉嫌为泄漏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后,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于2020年2月4日在微博上公开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嫌制造并泄漏传播了病毒。徐波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过一项特殊的研究,即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通过修改蛋白的ACE2开关,把原本不感染人类的蝙蝠冠状病毒,改造成能感染人类的新冠状病毒。而2015年他们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表明,他们已经做了老鼠实验,证实损害了老鼠肺部,还继续在猴子身上做相关的实验。”“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类似SARS病毒的相关病毒疫苗研制的利益相关体,有类似杀毒软件行业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

自然界的蝙蝠携带许多病毒,但是蝙蝠冠状病毒原本并不感染人类。武汉病毒研究所所从事的一项科研项目,就是采用人工干预,剪接、崁入其他基因,修改蛋白的ACE2开关,将蝙蝠冠状病毒改造成能够感染人类的新冠状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对新冠状病毒的疫苗和药物进行研制和开发。

当新冠状病毒还封闭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安全空间内,也许对新冠状病毒的疫苗和药物研制和开发正在成功前夕,而双黄连口服液对新冠状病毒的抑制或者医疗作用也在试验过程中。而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泄露和传播,不管是有意或者无意,都是在这个科研项目立项时已经确定的事情,否则对一个并不存在也不会对人类产生影响的病毒
科研课题立项是毫无意义的。

“我有药!你有病!”

德国《明镜》周刊在2020年第6期的封面上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称为“中国制造”(见团),直指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是在中国的实验室中人工制造的。《明镜》周刊是德国最知名的新闻杂志,成立于1947年,一直以深入的调查报道和有独立见解而闻名。《明镜》的读者约占德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为此中国驻德国使馆于2月1日对此发表严正声明:“全球性挑战需要全球共同应对。希望德有关媒体也与各方共同承担起责任来”。中国使馆因一份杂志的封面而发表严正声明,具体指责某一个媒体的一张封面,实属罕见。可见这件事情对中国的全球命运共同体的建立的负面影响很大。

2020年2月4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其官网发布消息,该所研究表明,瑞德西韦(Remdesivir, GS-5734)、磷酸氯喹(Chloroquine)两种药物在细胞水平上能有效抑制2019-nCoV的感染,并已于1月21日申请了中国发明专利,用瑞德西韦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武汉病毒所还说,为了抗击疫情,“暂不要求实施专利所主张的权利,希望和国外制药公司共同协作为疫情防控尽绵薄之力”,似乎姿态很高。

武汉病毒研究所在1月21日已经申请了中国发明专利的消息一出,引起轰动,人们的评论是:见过不要脸的,但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世人知道,瑞德西韦是美国吉利德公司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一款药物。2020年1月30日,在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介绍,瑞德西韦使得美国首例武汉肺炎患者在用药一天后病情出现明显缓解。一时瑞德西韦名声大震,成为人们的希望。2020年2月4日下午,利德公司已经向中国无偿提供的瑞德西韦已经达到中国,无偿提供在中日友好医院的武汉肺炎患者试用。在这之前,吉利德公司公布了瑞德西韦的分子式,用计算机行话来说,瑞德西韦已经开放源代码,可供世界使用,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而在2020年1月29日新华社发表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筛出能较好抑制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的报道中,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关于瑞德西韦、磷酸氯喹两种药物的研制成功和已经申请专利这样重大的“胜利”却只字未提。事实应该是:瑞德西韦、磷酸氯喹两种药物已经申请专利这件事情并不存在,至少没有向新华社汇报。有意思的是,报道写道:“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动物模型方面,该所已基本完成小鼠和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的建立,将为后续研究提供关键支撑”。这就是经过人工改造后的新冠状病毒在小老鼠和猴子身上进行试验的实证。

而新华社的报道在结束时写道:“据悉,在本次疫情发生并完成病原鉴定后,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已获国家卫健委批复,可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相关实验活动。”就是说,在法定程序上,武汉病毒研究所可以从事新型冠状病毒相关实验活动,包括建立小鼠和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其时间起点是在本次武汉疫情发生并完成病原鉴定之后,而绝不是在这之前!在本次武汉疫情发生并完成病原鉴定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实验活动都是非法的!必须追究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违法行为!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