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疫情现状——一个远离武汉的战友纪实(之一)

作者:马小义

我所在的城市是位于华北一个人口上千万人的城市,所生活的县城总人口近百万。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我是第一时间从路德的节目中得知的,当时国内的媒体还没有什么太多的舆论导向和所谓的抗疫战争,似乎所有的民众都在期待新年的到来,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新年而做着准备,我也不例外。

我们公司放假的时候是2019年1月21日,当时国内的媒体已经开始报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情况,所报道的内容也是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他,并没有真实的反应疫情的真实情况。我一直在关注路德的节目,比身边的朋友都提前得知了很多信息,也感到了这次疫情的严重性,但是我远远没有意识到疫情会像现在这样严重,人员死亡如此惨烈。

我的妻子是在超市工作,因为工作原因的性质,妻子要工作到除夕的下午,上午的时候妻子在超市问我还需要购买什么东西,她的意思是问我是否需要买一些过节礼品,因为过年期间要走亲访友,我说不要买那些东西了,让她从他们超市买口罩。

当时妻子说他们超市还有十几包,每包十个,我说全部要了,妻子半信半疑,因为这种冷门产品平日里几乎很少有人购买,我斩钉截铁地说,全部买下,不要问我为什么,妻子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全部买了下来。

当天晚上的除夕夜,一切也很平静,因为我是在农村过年,农村里没有城市那么多规定,该放鞭炮放鞭炮,该吃年夜饭吃年夜饭,似乎今年的春节跟往年都没有什么差别。大家都在欢天喜地,庆贺新春,甚至讨论着第二天拜年穿的新衣新帽,我这两年因为跟随爆料革命,每每给各路神仙烧香叩头的时候,都要祈祷上天的神灵们帮助我们消灭中国共产党,然后三拜九扣,诚心诚意。

时间到了新年的大年初一,当我们一行十几人刚要准备拜年的时候,我们所在的村民群里突然下发通知,说是鉴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眼下的严峻形势,今年大年初一不提倡拜年,都呆在家里不要乱跑,我一下子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但是也没往其他方面想,就在家里呆了一天。

到了年初二,按照我们这边的习俗要到姥姥、老丈人家走访,当我跟哥哥准备好要去邻村看望几位舅舅的时候,到了村口一看,我们村里的路口全部被农用三轮车封路了,外面的人进不来,村里的人出不去,只能作罢。

我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如此迅速。

因为无法拜年走访,我呆在家里,感到事情的发展肯定会越来越严重,想到了之前路德和老江节目里一直倡导的屯粮和提现金。前年的时候,我已经换了部分美金,过去的几个月我们的银行里几乎没有任何外汇。两个月之前去换外汇,偌大一个县城的中国银行总行,竟然只有五英镑、九万日元以及若干港币的外汇现金,我问什么时候会还有,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我,什么时候有人存,什么时候才能换,完全不像之前,只要不超出个人限额,提前预约,可以随时换汇,由此可见眼下中共银行系统下外汇的枯竭程度。

关于屯粮,我之前的时候也有过这个想法,但是都被家里的人给阻止了,说了很多理由,我也觉得在理,毕竟我们县城是属于山东的粮食主产区,每家每户几乎都有存粮,我也就暂时放弃了屯粮的想法。

但是,当我看到我们村里封路的时候,我立马想到了要屯下一点粮食,至少面粉是有的,因为山东人几乎都以面食为主,屯下一点面粉还是必要的。离我们村一公里的邻村有几家面食作坊,平日里也有面粉出售,随即我便去邻村买了两袋五十斤的面粉,当时我去买的时候邻村人都很惊讶,问我大过年的买这个干嘛,我说先买来放着。

因为嫂子也是在邻村的超市工作,大年初二就上班了,上班之后打来电话,说大家都在抢购面粉,也抢购了两袋,由此,我感觉农村人开始感觉到这个疫情的严重性了。

到了下午,我们村里的路还一直封着,不得进出。因为村里很多人都是城里回家过年的,要着急赶回去,所以跟村里商量了一下,村里把路暂时通开,让大家回城上班了。我当天晚上也连忙收拾行李,带着妻子跟孩子回城了。在回城的路上,我发现好多村庄的必经之路已经堵上了各种农用车、横幅以及警告牌,不允许外来人员进村,我愈发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了。

回城的第二天,我发现,昔日喧嚣的城市几乎没有了多少车辆,几乎所有的商铺都没有开门,但是超市都营业,但是营业员都带上了口罩。我让妻子跟孩子呆在家里,去小区门口的超市囤积了米、肉、油、调味品以及很多日常用的药品,虽然妻子的超市正常营业,但是我已经劝说妻子哪里都不要去,就是呆在家里,每每有需要采购的物品,都是我一个人出去,买完就回来,整天呆在家里,关注着外面的世界。

前几天,我所在的县城已经发现了一例确诊患者,是一名在武汉上学的大学生,从官方通报上的内容说是病情稳定,但是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国内患者的增多情况,随着这几天确诊病例的大幅增长,很多人认为仅有几天甚至是一两周就会过去的疫情可能会继续持续下去,按照国外媒体以及权威机构的分析,这场疫情的持续至少还会有三四个月的时间。

虽然疫情可怕,但是最让我觉得可怕是我身边的人对疫情的冷漠和毫不在乎,大家都抱着一种,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心态在自我安慰或者说是自我麻痹。我在县城的路上看到好多人都没有戴口罩,甚至带口罩的那些也是自欺欺人,露着鼻子,拉到下巴以下,旁若无人的抽着烟……

中国人最可怕的不是感染让肉体生病的病毒,更可怕的是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被共产党洗脑的病毒,大家宁愿相信共产党一万句谎言,也不敢面对一句真相,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能够盘踞在中华大地,欺侮中华儿女七十年的原因。

中国老百姓真的太爱幻想,太爱听那些海市蜃楼般的许诺和谎言了,从来都不相信事实的真相,都觉得发生的灾难远在天边,跟自己毫无关系,但是等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只能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真的是可悲可叹可恨。中国人民若是再不从拜金、自私自利、盲目从众的洗脑思想中走出来,这场瘟疫造成的人员伤亡将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今天中共的股市开盘即暴跌,不管共产党如何管控股市,都无法抑制人们的恐慌情绪,抛售变现——是国内现在所有投资人都想要做的。今天出门购物,看着那些大门紧闭的商铺,真的是感慨万千,有多少商铺是年前备足了货,想要年后大赚一笔的,有多少是年前刚刚装修完成,想着年后大展宏图的,结果突如其来的一场疫情,准确的说是共产党定点投放、刻意隐瞒的疫情,让所有人的幻想都变成了泡影。

这场疫情本来在十二月份甚至是早在十一月份就出现了,如果共产党及时披露真相,会让老百姓以及投资者造成这么多损失吗?那些对共产党还抱有任何幻想的人,完全可以放弃了,因为在共产党的眼里,任何事情都抵不过他们政权的维系和生存,所谓的中国人的福利,只不过是他们泡影般的谎言罢了。

这段时间儿子一直咳嗽、发烧,反反复复,我非常担心,但是我判断是普通的感冒,喝了几次感冒消炎药之后,他的症状已经几乎全部消失。前两天我们小区还是可以自由进出,不需要登记和测量体温,但是从今天开始,所有的出入人员必须测量体温并登记,我们县城这还是仅仅确诊了一例,看看武汉、温州、黄冈、北京等地,真的是风声鹤唳,细丝极恐。共产党公布的数字仅仅是他们维稳的手段而已,如果在眼下这个疫情的灾难面前,我们中国的老百姓还不觉醒,还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未来的灾难一定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昨天武汉火神山医院已经交付军方使用,我看了一下,这个火神山医院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成,所依赖的就是箱式房屋,而且这个火神山医院使用的产品很多是我之前工作的公司生产的,我完全明白这种建筑的优越性,说白了,这种建筑完全就是为了隔离以及掩人耳目用的,所有的设备几乎都不是永久性的。因为箱式房屋本身就是一种临时建筑,这种密闭性好,隔离性好的建筑,绝对不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就是典型的一个隔离建筑,准确的说是一种监狱式样的集中营,真的不敢想象那些住进这些建筑的同胞们会有怎样的命运。

这几天我在推特上也看了不少武汉同胞以及全国各地感染同胞的视频,真的是心痛至极,天天吹嘘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共产党,连一个正常的口罩都无法供应,还指望他们来挽救中国老百姓的性命,真的是天方夜谭,善良、可悲的中国同胞真的应该醒醒了,共产党的恶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共产党口口声声的为人民谋福利,只不过是他们掩人耳目,维系政权的一种谎言罢了,如果再不从共产党的洗脑中醒来,我们必将成为共产党覆灭的陪葬品。

要想消灭疫情,必须要消灭中国共产党这个世界级的邪恶瘟疫!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5+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1785/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1785/ […]

0
huofenghuang
1 年 之前

太恐怖了奶奶的,共产党下地狱都太便宜他们了

0
taoguangyangfei
1 年 之前

国内网友跟踪调查方斌,
和运送方斌所见8具尸体这家殡仪馆工作人员交谈,
发现该员工一车拉7、8具尸体,
一天要拉10至15车!天啊,
武汉至少有15个殡仪馆吧,太可怕了!

2+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