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武汉记 一个来自德国南部维尔茨堡的家庭离开武汉的经历

2020年1月31日晚上,托⻢斯·舍勒和他的太太还有他们三岁的女儿,安静的坐在武汉机场候机大厅专门开辟的一个检疫隔离区里。大厅逐渐挤满了焦急回国的德国人,已经被中国政府宣布封城的武汉,此时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关注的新冠病毒疫区。

大家都在等待着德国领事馆工作人员的到来,之后进行的登记、注册、医学检验和无休止的等待让人变得有些不安,甚至是有些愤怒。托⻢斯在电话里说,他们一家三口还好,没有被可怕的病毒传染。由德国政府委派的包机按照新的安排,应该在中国时间晚上21点30分 接他们,实际上,那时候⻜机已经晚点了10个小时,他们一家三口下午就已经在机场等待了。领事馆的负责人向他和其他在武汉⻜机场里等待的德国人担保 “⻜机在⻜向我们的路上” 。经过漫长的等待,大家翘首以盼的空客A320包机,带着6个医生和使馆人员,以及一万套送给中国红十字会的防护服终于降落在了天河机场,大家在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一直没有得到登机的通知,领事馆负责人解释说,德国⻜机还没有得到中国官员从武汉机场起⻜的许可。最终,大家等到了登机的时刻,然而只有健康的人才能搭乘飞机返回德国,染上病毒的必须留在这里。

托⻢斯·舍勒在一家德国的软件开发公司工作,他带着太太和女儿在中国拜访太太的故乡,武汉冠状病毒的爆发突袭了他的家庭,并且从26日星期天开始,所有飞往德国的⻜机都被取消。依靠德国领事馆快速的指点和帮助,31日一大早他带着太太女儿前往武汉机场,三个小时后大厅挤满了等待回国的德国人,三个领事馆工作人员尝试把人群进行疏散和引导,尽量让人们变得有秩序,以防⻜机到来时可能引起的混乱,没有检验机票的专门柜台,人们就在大厅的集合地点等待被呼叫。在填写完表格后,终于登机起飞了。

抵达德国后所有人都被带到法兰克福一个被改造成医学中心的体育馆,人们被分在红⻩绿三个颜色组里,红色组 是⻜行后被确定传染需要进入医院的,⻩色组是与被传染者有过接触的,绿色组是没有接触过传染者的,⻩色组的人和绿 色组的人将被隔离14天,23个红十字志愿者帮助被隔离的人群,托⻢斯·舍勒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按照计划进行下去。

惊心动魄的一天过去了,托马斯舍勒一家人终于平安回到了德国,回到了家。。

原文链接

翻译整理: 文仪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出武汉记 一个来自德国南部维尔茨堡的家庭离开武汉的经历 […]

0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2月 02日, 2020